奇书网 > 美女赢家 > 正文 第一一八五章 不能这样

正文 第一一八五章 不能这样

    丽阳花都的小区南大门依然是气派的,毕竟是几十栋楼的大型小区。物业比以前负责先进了,再次通知业主杨先生要在月内办理好车辆登记,以后出入都得刷卡,下次可不通融了。

    第二次来的何沛媛还恭维一下,说小区环境挺不错,绿化面积不小,容积率也不高,里面还挺安静,感觉比王蕊的新房还好一些。可惜没有地下车库,停车位比四年前是紧张多了,一路开进去还得小心避免擦碰。

    杨景行又给何沛媛介绍:“嘉嘉原来就住那边六楼,二十四栋,过去二五二六,二七二八,再就二九三十,我就是三十栋。”

    何沛媛还不知道:“几楼?”

    杨景行说:“五零一。”

    何沛媛点点头:“花多少钱卖的?”

    这账不能算呀,杨景行交了四年房租帮房东等升值,如果一开始就买下来几乎只要花一半的价钱。

    不过同情了杨景行的理财智商后,何沛媛也安抚一下:“……你当时也不知道会在这里发生这么多故事。”

    杨景行想的是:“今天晚上才有故事呢。”

    “你敢!”何沛媛还是警惕的:“我不上去了……”

    停车之后,让无赖反复保证之后,何沛媛才肯下车了。路灯虽然昏暗,姑娘也还勉强认得:“这里停车还好……”对无赖诡笑一下。

    杨景行嘿:“怎么?”

    何沛媛其实是有点尴尬:“上次,陶萌的司机,你们上去了他就守在这里,进去了又出来,还看我。我怕找我讲话,就去那边了。”

    杨景行好意思:“叫你上去你不肯。”

    楼道是第一次进,何沛媛观察一下再问杨无赖:“我上去,她们吵起来了,我帮谁?”

    杨景行死猪皮:“你也跟她们吵呀,谁怕谁。”

    何沛媛几乎呕吐:“鬼才跟你吵……有个笑话,说两个男人为了一个女孩大打出手,因为输了就要娶她。”

    杨景行哈哈笑,又点亮了二楼声控灯,他还感悟:“如果当时你真的上去了,可能是另外一个结果。”

    何沛媛有兴趣  :“为什么?”

    杨景行说:“因为当时我跟你还没撕破脸皮,可能还想给你留个好印象。”

    “早就没好印象了!”何沛媛打击着问:“那你……怎么留?什么结果?”

    杨景行要想一下:“……不知道,可能又打马虎眼吧……不过如果那样,很可能就没机会再追你了。”

    何沛媛跟着无赖的步伐节奏,边走边看,走了半层楼才想明白,猛然间几乎捶胸顿足:“哎呀,早知道我就上去了,后悔死了!”

    “就当都是命运吧。”杨景行笑:“感谢老天爷。”

    何沛媛好像陷入了深深的懊恼自责中,甚至忏悔起来:“那如果我上来了……是不是就三个念念不忘?加一个什么?多余。”

    “加一个念念不忘。”杨景行还挺干脆。

    “不要脸。”何沛媛贞洁质问:“凭什么?我怎么你了?”

    杨景行嘿:“吸引到我了。”

    何沛媛白眼哼:“……那我问你,除了她们三个,你还有念念不忘没?”

    杨景行摇头:“没有。”

    “骗鬼!”何沛媛几乎呵斥,还挑衅:“那你原来带到学校的女生是谁,敢不敢说?”

    “普通同学……”

    “又想骗我!”何沛媛跺脚上楼梯:“谁不知道你,普通同学你会给她弹琴?给我都没弹过。”

    “想听?”杨景行威胁:“让你以后看见琴就怕。”

    “你说!”何沛媛威逼的样子:“叫什么名字?”

    “姓任。”杨景行介绍:“叫任初雨,高中跟我和谭东我们几个外地学生关系都不错,她当时在新西兰留学,回来参加同学聚会……”

    不管何沛媛怎么给坦白从宽的机会,杨景行都实事求是一口咬定只是关系比较好的同学。

    已经看见五楼牌子了,何沛媛拉住了无赖,似乎用停止上楼威胁:“她是不是喜欢你?”

    杨景行惊喜:“有这个可能,虽然没告诉过我,不过她为什么愿意让我送她?”

    “告诉我嘛。”何沛媛跺脚着急,一颗八卦之心似乎呼之欲出了,甚至愿意牺牲:“你说,我让你亲一下。”一脸的庄重承诺。

    杨景行看着姑娘:“虽然我很想亲你,但不能骗你。”

    何沛媛仔细审视:“真的没什么事?”

    杨景行摇头:“没有。”

    何沛媛似乎还没确信:“她和陶萌关系好吗?”愿意继续上楼了。

    杨景行说:“一般吧……”

    何沛媛边看杨景行开门边观察一下,对门这家有对联有贴画喜气洋洋的,就问:“你多久过来一次?”

    杨景行说:“一不定,有时间就来看看,十天半个月。请进。”

    进门关门,何沛媛暂时忘记了杨景行的高中同学:“不换鞋子?”

    杨景行一激灵:“别别别,没鞋了,我抱你进来。”

    何沛媛灵活闪躲到客厅中间去了,边观察:“家具是你的还是房东的?”

    杨景行开窗开门通风:“换了一批,橱柜衣柜那些没换,麻烦……请坐。”

    何沛媛要嘲笑:“那天你们就在这?”

    杨景行苦笑。

    何沛媛边观察边问:“是不是老齐来得最多?”

    杨景行开电视。

    何沛媛懂生活:“收视费交了吗?”

    还好,能看,不过哪个台是什么频道杨景行就不知道了,遥控器给何沛媛,他还是拿了瓶装水招呼一下客人,有热水器可以喝点热的。

    何沛媛依然不坐,电视台找到,时间还差点,就跟着杨景行进了厨房,继续八卦:“厨房用过吗?”

    杨景行点头。

    “你妈?”

    杨景行吹:“我自己也会,哪天给你露一手。”

    何沛媛打死不信,但又不肯赌上热吻。家里只有茶,何沛媛要喝淡一点的,茶叶再少一点。杨景行终于得表扬了,喝茶是好习惯。

    一人捧了一杯茶回客厅坐下,电视上综艺节目的预告片又开始了,何沛媛有经验,知道正片也要随即而来。

    俩人还挺客气,坐得间隔一人位。互相看看,何沛媛又警惕地挪屁股稍远一点,还给警告神情,再想起来:“……跟你妈说了没?”

    杨景行摇头。

    何沛媛理解无赖的:“知道你不屑……就当好玩嘛。”

    杨景行摇头:“不是不屑。如果昨天我妈没见到你,我可能会告诉她,毕竟上电视也算是个小惊喜,但是有你在前……”

    何沛媛注意力放在电视上的预告片上去了,这是个长版预告片,陈仪轩和三位差不多年龄和定位的青春男女明星一起登场,有演员有歌手,还豪华嘉宾团呢,有两个都是何沛媛不认识的,不过名字听说过。

    杨景行跟另外三位年轻艺人也没交集也认不全,何沛媛就觉得这个嘉宾组合太奇怪了,没个由头呀。

    看录制现场的观众,陈仪轩的粉丝还挺多的,简直有程瑶瑶的场面。不过何沛媛也知道,这些东西都是真真假假。陈仪轩在节目上做游戏搞交流什么的看起来挺活跃,是她的包装定位好像也有点本色。

    何沛媛八卦,本人和电视上对比如何?杨景行背后说人坏话,陈仪轩本人远没电视上看起来那么白嫩,真人还有点干瘦嫌疑。

    长预告也有煽情环节,广受青少年喜欢的女主持人好像也知道做一张专辑出来需要付出很多很多,把陈仪轩鼓励祝愿得眼泪汪汪的说起要感谢很多人。然后好像章成就接话了,对着镜头说陈仪轩这次做专辑有奇遇哦,然后剪辑就烘托这个奇遇,其他人惊叹什么不可能……只看这个预告片,是无法知道陈仪轩的奇遇是什么的,完全没有出现四零二的名字,看起来还以为是遇到了什么国际超级大明星呢。

    何沛媛看杨景行,简直莫名其妙,难道四零二成综艺节目卖点了?姑娘简直不能信:“你呀?”

    杨景行时刻惦记:“你男朋友。”

    何沛媛一肚子坏水:“不是你我就笑哈哈……”身体一抖一抖恨不得在沙发上蹦跶起来。

    漫长的广告,何沛媛又想起来,杨景行的高中同学会怎么看待四零二呢?那个任初雨会喜欢听四零二的歌吗?或者是严肃音乐?同学聚会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情况?陶萌参加同学聚会吗?

    杨景行是觉得自己对朋友和亲人来说也是普通人,就好比何沛媛的表妹表哥看她一样,肯定是跟三零六的乐迷的视角大不一样的……

    节目正式开始了,一个综艺节目能做到这么红火也是有两把刷子的,很对青少年的胃口,连何沛媛看了一会也会跟着电视上呵呵哈哈起来,然后还鄙视杨景行,觉得他就属于那些穿着西装坐在观众席第一排面无表情的人,最讨厌这种了。

    这节目一期就一个半钟头,前半个小时都算是热场的,节目好像也知道电视前的观众不一定都熟悉所有的嘉宾,介绍得比较仔细。主持人术业有专攻,在一些互动小游戏的中间穿插一些笑料带动气氛,对艺人的宣传效果肯定很不错。

    热身之后休息聊天一下,几个嘉宾轮流当中心点,大家的配合也挺默契,陈仪轩就很给排在她前面的男演员面子。然后轮到陈仪轩,几个主持人和嘉宾也是一拥而上。

    当然是少不了一串热爱音乐的宣讲,不光陈仪轩有感而发,舞台的人都纷纷附和,这年头谁还没点音乐梦想呢,也都知道追求梦想的艰难。

    节目虽然是早就录好了,但是电视上的人还是做出当时就是重阳节的样子,陈仪轩的第一张个人专辑就是今天发行,为什么是今天呢,因为这是个中国人的重要节日,而陈仪轩的梦想是做我们自己的节奏布鲁斯。

    作为一个创作型的女歌手,陈仪轩还是能聊点东西出来的,加上剪辑效果,看起来是那么回事。

    开始煽情了,电视前的何沛媛都差点受感染,问杨景行:“真的吗?”

    杨景行笑:“不知道。”

    何沛媛白眼。

    煽情之后,主持人引导陈仪轩,那么在追求音乐的道路上有什么快乐的事情呢。也多呀,比如陈仪轩说起自家猫猫对吉他的爱恨交织,旁边一群人则添油加醋煽风点火,把何沛媛都逗笑了,发现无赖在偷窥自己后就给了个白眼,继续笑。

    搞笑之后,陈仪轩还是说起最快乐的事情还是自己的音乐得到认同……

    著名主持人章程就接话:“大家知道吗?仪轩本来是想完全靠自己的力量去创作完成她的第一张专辑,她知道这么做的难度和风险,但是仪轩铁了心要证明自己,是吗?”

    陈仪轩点头:“是,这方面我真的比较固执,其实也有很多朋友好心提醒我,虽然我知道他们是为我好……”

    但是艺术就是要坚持,一群人又感叹佩服一阵。可是,为什么铁了心要坚持做自己的陈仪轩会在自己也没想到的情况下突然改变主意呢,章成满脸表情地吊大家胃口:“这真的可以说是一个奇遇。”

    陈仪轩点头:“对,我自己也完全么想到。”

    女主持人好期待:“是掉下悬崖得到武功秘籍的那种奇遇吗?”

    陈仪轩点头:“差不多。”

    另一个嘉宾好害怕:“难道你已经练成了独孤九剑?”

    太夸夸其谈了吧,何沛媛好像又不能接受这种节目效果了,看一看杨景行,简直皱眉痛苦。

    电视上,铺垫够了后,陈仪轩开始讲述:“……那天我和我的乐队刚到录音棚,还没开始干活,然后公司的人告诉我,有个人我必须见一下。我当时还想,是谁呀……”

    何沛媛开心了,笑了,还让杨景行看呢。

    又铺垫一阵,节目舞台上的人都着急了,到底是谁呀?

    陈仪轩揭开谜底:“……然后我才知道,我要见的人是四零二老师。”配上一个无辜的表情。

    简直尴尬,电视声音是纯粹的舞台效果音,现场观众明显是进本没有响动的,几个惊讶的面孔不知道是怎么捕捉剪辑进去的。

    好在主持人和嘉宾都专业,谜底一出来,他们的反应也跟着来了,章成还是统领全局:“四零二老师,做音乐的人都知道,我也算音乐人……”

    这是个笑料,大家边笑边继续,女主持人问陈仪轩:“所以你拒绝了?什么四零二,我不要见!”

    陈仪轩呵呵:“我哪敢……”

    配角主持人只能喊两句:“我也知道四零二,难道我也要进军乐坛?”

    女演员有义气:“咱两一起吧……”

    还要搞个组合呢。

    何沛媛不笑了,看得认真呢,皱着眉头似乎在找毛病。

    电视上,章成不搞笑了,正经起来:“四零二老师,可能有些观众不熟悉,但是只要我说出他的歌,肯定没有人没听过,比如瑶瑶的《豆蔻》……”

    继续尴尬的舞台音效。

    一群人七嘴八舌,几乎把四零二那几首歌搜刮完了,还有安卓的《谢谢》、《谢谢你们》,童伊纯的《风中心中》。男歌手抢着话头也要着重说一下《坐井观天》,因为翻唱过,这首歌是甘凯呈老师和四零二老师的合作结晶,让他真正感受到了两位老师的杰出才华而心悦诚服……

    章成再来压轴,还有一首不得不说的,那就是《陪你同行》,说起这个,台上并没提及全网声讨四零二事件,而是群策群力大书特书《陪你同行》带给所有人的感动,看起来连很多观众都有共鸣。

    何沛媛看看杨景行,有点不情愿地透漏:“我表哥也这么说。”

    “好表哥。”杨景行即刻纠正:“好大舅哥。”

    何沛媛还是看电视吧。

    一群人合力把四零二吹嘘了一通,几乎包装成眼下的流行音乐第一人了,陈仪轩继续了,她对四零二更为佩服的地方是老师作为制作人的艺术嗅觉,程瑶瑶的专辑,戴清的、童伊纯的,都是这两年最有口碑最有收获的,所以陈仪轩是带见制作人的心态去见四零二老师的。

    谁知道,简单聊过之后,陈仪轩回忆起来自己都是一脸不相信:“……其实我有很多事情想请教,但是都没来得及说,但是他真的很忙,我想可能只是礼节性地和我聊一聊吧,然后四零二老师就对我说,那我们合作一把,我写词,他谱曲。”

    主持人和其他嘉宾就开始表演,章成深情并茂地问镜头:“知道四零二有难请吗?”

    陈仪轩点头:“对,他真的很忙,特别忙。”

    嘉宾也附和,都有所耳闻。

    女主持则怀疑:“不可能吧,第一次见面,聊了多久?”

    陈仪轩回忆:“半个钟头吧……”

    女主持人就一脸坏笑:“我不信,你一定是省略了什么重要情节,我听说四零二很帅的哟。”

    陈仪轩也不傻,做出尴尬得有点可爱的表情,给了特写。

    “恶心。”何沛媛甩旁边一眼:“帅个头!丑死了……”

    杨景行要伸冤:“一切都因你而起……”

    “我要你写歌了吗?”何沛媛冲着脸问:“我请你了吗?逼你了吗?”不需要回答,继续看电视。

    在主持人和其他嘉宾看来,陈仪轩这真算是奇遇了,而陈仪轩继续讲述当时自己当然不能拒绝四零二老师的邀请,于是自己临时找来纸笔把歌词一挥而就,而四零二老师更是神奇,只用了一个钟头把,不光谱曲,连编曲都做好了,当时在场的制作人和乐手都叹为观止……

    也就是这一首《乐踪》的合作,让陈仪轩受到了强烈冲击而感受到了新的东西,知道音乐不光要坚持自我,更要包容更要学习,所以才让专辑的制作理念产生巨大变化,进而更让陈仪轩获益良多。

    吹那这么久,不现场唱一遍肯定说不过去,明显是假唱,何沛媛也能判断,用的就是原版录音,而且唱歌这一段画面是另外录的,尽量体现歌手的面容特色。

    听完了歌,何沛媛看杨景行,皱眉摇头:“不会欣赏,什么歌词呀?”

    杨景行嘿:“我也不会。”

    何沛媛更受不了的是:“这些人太假了,太拍马屁了……有这么夸张吗?”

    杨景行理解的:“节目效果。”

    何沛媛再看看电视,还是难以接受:“真的没告诉你呀?”

    杨景行摇头。

    何沛媛想了想:“李教授如果看到会怎么说?”

    杨景行嘿:“早懒得管我了。”

    何沛媛小白眼:“……其实是好话,可是他们太不严肃了,少了说服力。”

    杨景行着急的是:“看完了吧,可以亲亲了吧?”

    何沛媛远离无赖,这时候她电话响了,拿出来一看,警告杨景行:“别说话,我妹……声音关了……喂……嗯……嗯……你说呀,什么事……没……行了……没事我挂了……他不在……有事去了……行了行了,电视你也信……你成熟点可以吗……我妈回去没……我挂了……能不能好好说话……挂了,拜拜……你够了……不可能……别想骗我……真的挂了……拜拜!”

    看姑娘挂了电话,杨景行送开自己的嘴巴:“听话吧?让我亲一下。”

    “都怪你……”何沛媛还气上了:“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杨景行盯着姑娘无耻靠近,而且不是一步到位,而是一截一截挪动,似乎是要对姑娘进行心理折磨。

    何沛媛也没地方好躲了,已经是靠着沙发护手……

    挨着坐在一起可比在车上隔着中央护手方便多了,也很不同于站立拥抱的感觉,大概是因为腿上节约了力气,可以把感官都放在上半身来。

    毕竟还没名分,杨景行也不敢太过分,依然是停留在深吻阶段。不过两个人的姿态上有所发展,只用了几分钟时间,何沛媛就被压迫得半躺了下去,幸好后靠垫支撑住了,不然就要平躺被欺负了。

    被蹂躏一番后,何沛媛显薄的双唇又几乎红艳起来,杨景行似乎来点甜点,深吻变成了轻轻亲嘴,温柔耐心品尝的感觉,但也没忘记:“是不是我女朋友?”

    半躺着的何沛媛把视线朝还静音着的电视那边坚贞:“就不是。”

    杨景行威胁:“别逼我。”

    何沛媛不是吓大的,视线争锋相对。

    杨景行的手放在了姑娘的右裤腿外侧紧贴,虽说是牛仔裤,布料也挺柔软的。

    何沛媛一声压抑惊呼:“不行……”就连连挣扎要起身,但是没很好的着力点,只能是先拿自己的手去拉杨景行的左手。

    杨景行给个机会,让何沛媛控制了自己的左手,但是继续威胁:“答不答应?”

    何沛媛急得脸都苦了:“不行,你不能这样。”很小声但是很急切,包含着一点愤怒。

    杨景行就放弃了,撤开对姑娘的压迫,愁起来:“这都不能让就范,我可怎么办呐。”

    何沛媛连忙坐起来,看看杨景行,然后笑了:“想放弃了?”

    杨景行冷笑:“想怎么让你放弃。”

    何沛媛哼:“……能吻不是你女朋友的人,还不满足呀?”

    “强扭的瓜不甜。”杨景行还挺有追求:“又没人吻我,只有付出没有收获。”不要脸得自己都忍不住笑。

    何沛媛简直痛苦不堪:“……那你闭眼睛。”

    杨景行争取:“媛媛第一次吻我,我要看!”

    何沛媛很是为难:“你看我不好意思……”

    杨景行妥协一下:“好,我闭眼。”明显假装。

    何沛媛又扑哧笑了:“那你闭好……”然后开始酝酿,开始犹豫不前,开始磨磨蹭蹭,起码五秒钟后,她的嘴唇终于在杨景行的左脸颊边亲了一下,然后立刻撤退,得逞地嘿嘿:“好了。”

    杨景行指右边:“平等。”

    何沛媛这一次就顺利多了,直接就凑上来了,但是上当了,被杨景行眼疾嘴快在最后关头掉包了落点,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何沛媛主动吻了无赖。

    反正木已成舟,何沛媛可能也没想那么多了,吻就吻了吧,继续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

新书推荐: 金牌主持 他很撩很宠 重生八十年代 传奇再现 时代巨子 未来科技强国 我的娱乐王国 混世矿工 武侠世界抽奖系统 全球美食之旅